欢迎来到本网站 ^_^!
首页 > 情感文学 > 唯美短文 > 正文

鲁迅作序:性爱小说《游仙窟》

唯美短文 2018/10/23 3:54:07

  作为一个中国人,都知道,小说在中国有一个发展期,从司马迁《史记》中的游侠列传,到唐朝的传奇,到宋元时期的话本,再到明清时期的演义。而唐朝的传奇可以说是中国小说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阶段,也是中国古代小说最早的成熟期。今天所要讲的就是唐传奇中的一个作品——《游仙窟》。

  也许,如果不是专门的古典文学研究者,很少有人知道《游仙窟》这篇小说。这部作品篇幅很短,和其他唐传奇不一样,其故事并不够曲折丰富,甚至可以说是简漫。作者好像随意地去写,所以行文一点也不拘束。那么,《游仙窟》究竟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呢?其实就是写性爱甚至是一夜情更甚至是色情。

  《游仙窟》故事的原型是从汉魏以来就流行的,它用第一人称单数,自叙作者“下官”奉使河源,旅途中在一处“神仙窟”中的艳遇,与两女子调笑戏谑,宴饮歌舞,无所不至;共度一夜良宵之后,以凄然的心境作别。从某个意义上说,这也只是古代文人的意淫罢了。

  

  小编推荐:

    红酒之下,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他 自述:和女友在公车上的幸福经历

  五嫂、十娘都是美丽而善解风情的女子,她们热情招待“下官”,三人相互用诗歌酬答调情,那些诗歌都是提示、咏叹恋情和性爱的《游仙窟》。接着那“下官”就逐渐提出要求:先是要求牵十娘的素手,说是“但当把手子,寸斩亦甘心”,十娘假意推拒,但五嫂却劝她同意。“下官”牵手之后,又向十娘要求“暂借可怜腰”;搂住纤腰之后,又要索吻,“若为得口子,余事不承望”。而接吻之后,那浪子“下官”当然就要得陇望蜀,提出进一步的请求。但是未等他明说,十娘已经用“素手曾经捉,纤腰又被将,即今输口子,余事可平章”之句,暗示她既然已经接过吻,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

  

鲁迅作序:性爱小说《游仙窟》1

  随着五嫂不断从旁撮合,“下官”与十娘的调情渐入佳境,他“夜深情急,透死忘生”,“忍心不得”,“腹里癫狂,心中沸乱”,最后“夜久更深,情急意密”,终于与十娘共享云雨之欢。文中描述二人欢合的情景:“花容满面,香风裂鼻。心去无人制,情来不自禁。插手红交脚翠被。两唇对口,一臂支头。拍搦奶房间,摩挲髀子上。一啮一快意,一勒一伤心……少时眼华耳热,脉胀筋舒。始知难逢难见,可贵可重。俄顷中间,数回相接。”

  这是中国文学作品中直接描写男女性行为的最早段落,时间约在公元700年稍早一点。换一句话说,它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部“性爱小说”、“一夜情小说”、“黄色小说”。若与明清那些真正色情小说中对性爱进行大段大段露骨恶俗描写相比,《游仙窟》这一段其实已是含蓄之至了,它只是将男女调情的过程详细描绘渲染,以造成较大的煽情效果。但是它毕竟是创作在悠久的1400年前的开山之作,也算是了不起了。单从这两个“第一”来看,它的历史价值就不可估量。

  甚至有学者还评价说,如果撇开《山海经》中的远古神话、司马迁《史记》中的“游侠列传”(严格说,那还只是史学性的随笔散文)等更早的作品不论,从整个中国小说的发展史来看,《游仙窟》一书也许有可能还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小说。那它的文学地位就更崇高之至了。

  《游仙窟》从唐朝之后就失传了。直到清朝末年,学者杨守敬从《日本访书志》中将此书抄回中国本土,但当时并未引起人们的关注。“五四”时期学界才真正重视此书,并发现它对日本文学的影响还很大,该国“每遣使入朝,必出重金购其文”。东夷学者盐谷温在《中国文学概论讲话》中甚至称之为“日本第一淫书”。这是不是说明日本这个特殊的大和民族,他们对男女性爱特别热中,难道很早就有历史渊源的吗?

  回到本土以后,大师鲁迅还给其作序,收入《集外集拾遗》,称其“文近骈丽而时杂鄙语”,“前于陈球之《燕山外史》者千载,亦为治文学史者所不能废矣”,并写入自己的辉煌着作《中国小说史略》。文学史专家郑振铎则评价说:“它只写得一次的调情,一回的恋爱,一夕的欢娱,却用了千钧的力去写。”

唯美短文
恋爱小说
情感故事
友情连接 | 返回首页 | 图片投稿 | 网站地图
开心五月